偷香小說網 > 名門鳳歸 > 第七章 剖心

第七章 剖心


  況且,這個名字很難聽,想來稍有身份的人家都不會取這樣的字。

  回神,呂徽見蒼蒼已經收好瓶子,卻坐在她身邊沒有要走的打算。

  她好像想要和自己說話。

  于是呂徽便遂了她的意:“你們的名字是不是還少了一個?”

  蒹葭,蒼蒼,白露,應當還有一個為霜。

  “少?”蒼蒼搖頭,“我們的名字是臨時起的,原先主子叫我們一二三。”

  呂徽失笑。一二三,這個名字可好?

  和幾個丫鬟稍微熟悉了些,呂徽晚膳只喝了半碗粥,就倒頭睡下。

  她向來不動,故吃得也不多。雖說現在出了太子府,但原本的習慣她還是一點沒有變。

  譬如,她喜歡待在屋中不出門,又譬如,她躺著也未必能睡得著。

  聽見外頭腳步,呂徽閉眼,即使知道是誰也沒有起來的打算。

  那人在門口停了半刻,才輕輕嘆氣走了進來。

  呂徽沒有轉身,雖然她清楚,單疏臨知道她是醒著的。

  “還在生氣?”旁邊一沉,是單疏臨坐了下來。

  呂徽想要往里頭縮一縮,卻被單疏臨一只手拖了出來。她閉眼,干脆一動不動地裝睡。

  臉上微涼,還有點疼。單疏臨手指輕輕撫過她腫起的臉,嘆:“你受苦了。”

  呂徽忽然就覺得委屈。但她還是不想看見單疏臨的臉。她為什么挨打,她為什么在這里,難道他單疏臨不清楚么?

  沒有點燈,黑暗之中誰也看不清誰。單疏臨執帕,熟練地替呂徽將面上藥膏抹去,又換上了一種新的膏藥。

  有些涼,還讓呂徽有點困。

  她盡力睜開眼,喃喃道:“單疏臨,你受傷了?”

  單疏臨一愣,旋即一喜。他壓著心頭喜悅,抿唇:“無礙。”

  呂徽道:“那你怎么沒有死?”

  那一刻,單疏臨的笑容凝結在面上,冷成冰霜。他的寒意,叫他腿上的呂徽感到清清楚楚。

  但呂徽不怕。

  單疏臨替呂徽抹好藥膏,將她放下。

  呂徽順勢面朝墻里,沒有說話。

  單疏臨問道:“你就這樣希望我死?”

  呂徽笑:“對。我希望。”

  深吸口氣,單疏臨又問:“為什么?”

  “為什么?”呂徽冷笑,“因為全天下的人要殺我呂徽都可以,就是你,單疏臨,不行。”

  她困意盡失,慢慢跪坐起身,一對烏黑發亮的眼睛盯著單疏臨,在這黑夜之中清晰可見。

  “因為十一年前,是我從土里刨你出來,是我求父皇給你一個身份,讓你待在我身邊作侍讀,也是我,苦苦哀求著讓你回到單家,有一個少主的身份。”

  “單疏臨,我從八歲起,每年年節向父皇提出的愿望皆是為你。你忘了么?”

  單疏臨道:“從未忘記。”

  “但是你勾結皇后,利用我對你的信任,一點點將我身邊的人盡數換掉,一步步踏上單家高位。我清楚,但從不懷疑你,我知道你需要權利需要地位,我向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為我以為你絕不會對我下手,我以為!”

  掩面,呂徽咳嗽,喉嚨中發出‘咯咯’聲。她推開單疏臨伸過來的手,拒絕他假意的關切,繼續道:“是我識人不清。呵,是我沒有看清你的廬山真面目。”

  “辭音!”單疏臨怒道,不知為何而氣,不知為何而怒。

  “單疏臨。”呂徽道,“后來我想了許久,忽然明白,就連十一年前我見到你也不是個巧合。”

  “你說你是單家庶子,不受人待見,被他們埋在此處。可是為什么偏偏會是太子府?你如何躲過森嚴監守進來,又是如何遇見我?這全都是謎。”

  “呂徽!”單疏臨咬牙,“你不要揪著一個錯處,就將所有的事情都推翻重來。”

  “一個錯處。”呂徽忽然平靜,“所以你承認了你是皇后的心腹。”

  而她同皇后,必死一人。

  “我不是!”單疏臨按著她坐下,控制住她,“呂徽,你能不能信我一回,聽我解釋這一回!”

  呂徽偏頭:“我沒堵著你的嘴。”但是信不信,就兩說了。

  “是,我是和皇后有交易不錯,我是她安在你身邊的心腹。但是辭音,不是我就是別人,為什么我們不掌握在自己手里?燒掉太子府,宣稱你受驚重病,依照皇上對你的重視程度,他會派人護住太子府,皇后再不得對你輕易下手,你究竟明不明白!”

  “嗯。”呂徽道,“你現在開始借勢于皇上,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也正好可以解釋為什么他冒著風險也要救下自己。

  單疏臨氣得捏緊了拳。他看著呂徽,一字一頓問道:“是不是非得我將心剖出來給你瞧瞧,你才肯信我!”

  呂徽聞言,忽然坐起來,從枕下摸出一把約莫一掌長的匕首,遞給他:“你可以開始了。”

  將心剖出來,應當就活不成了罷?呂徽瞪大眼看著單疏臨,有些想催他。

  單疏臨幾近將滿口牙齒咬碎。他拍掉那把匕首,大惱:“呂徽,辭音,呂辭音!”

  呂徽眨眼,置若罔聞。

  “你!”他抬手,捏成拳頭,就在呂徽以為他要打自己的時候,他一拳拍在了他自己的大腿上。

  他一腳重重蹬在地上,震得呂徽床都微微挪了挪,才轉頭用力摔門而去。

  “不剖就不剖。”呂徽喃喃道,“干嘛那么大火氣。”

  轉個身,她剛想躺下去,轟隆一聲,床塌了。

  四角折斷,床板鋪到了地上。

  想了想,呂徽仍舊蓋好被子倒下,朝著里墻閉上眼睛。

  單疏臨站在窗外,看著她毫不挽留的睡下,面色鐵青。

  衣角簌簌,聞聲他轉頭,對黑夜中那三道身影冷聲:“笑?”

  蒼蒼倒立在窗口,正經了面色:“主子,今日之事太過突然,我們三沒有準備。”

  單疏臨拂袖,一張臉冷得發青:“怎么做,不用我來教。”

  說著,他再往里頭看一眼,才踏步飛身跳上房梁,融進夜色之中。

  三人這才從窗上翻下來。蒼蒼扶著自己的腰走了兩步,腿還是麻的:“叫你們別干看著。”

  蒹葭往里頭瞧一眼,里頭人似乎已經睡下,便沒有說話。

  白露看著自己紅彤彤的手,嘆了口氣。

  “干活了干活了。”蒼蒼催促她二人,將腰間帶子綁緊,“那刑什么的屋子在哪里?趕緊的,搞定好睡覺。”

  蒹葭默默將自己的劍拔出來,白露從袖中尋了瓶毒藥,覺得不大好使,又換了一瓶。


  (http://www.ddhfih.tw/xs/65/65914/4957265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dhfih.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2014年规律6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