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御權策:陛下風華絕代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蠱蟲啃咬的滋味如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蠱蟲啃咬的滋味如何

  “你既然都知道了為什么還要和他在一起?他是大鄴的皇帝,不是什么其他人。萬一他對大殷有所圖謀怎么辦?”

  顧慎有些氣憤了。既然都知道還要在一起,她就那么喜歡景云霽,喜歡到把大殷都放在一邊不管不顧了嗎?

  他氣憤殷飄飖對景云霽毫不動搖的喜歡,也氣憤她居然把大殷放在了景云霽后面的位置。她是大殷的皇帝,她該為大殷考慮的。

  “顧慎,他對大殷沒有圖謀,朕對他的喜歡也不會因為他的身份就輕易改變的。如果他對大殷有別的心思朕自然不會放過他,但是朕也相信他不會。”

  殷飄飖想把話和顧慎說明白,她知道顧慎還喜歡她,但是他們倆沒可能了,她不希望顧慎越陷越深。她喜歡景云霽,信任景云霽,這一點至少到現在都沒有改變。

  顧慎的臉色有些白,但是最終也沒說什么,轉身就走了,只是那背影看起來有些蕭索落寞。

  殷飄飖說的很清楚,她不在意景云霽的身份,即便是景云霽騙了她她也不在意,她喜歡景云霽。

  但是顧慎不明白她怎么就喜歡上景云霽了?明明一開始她說她對談情說愛的事暫且沒興趣的,為什么到景云霽這里就有意外?

  他需要安靜一下,他暫時都不想再聽到任何有關景云霽和殷飄飖的事情了。

  顧家世代在大殷為相,世代忠于大殷,他的職責就是無論何時他都要守護大殷的。只是先在他有些累了,他想休息一下,守護大殷的事誰愛來誰來。

  顧慎走了,殷飄飖沒說什么。他應該也不會再回來了,不會再回到對她的感情中來了。顧慎不是那種死纏爛打,心里存著執念一直放不下的人。只要給他一個讓他死心的點,他就不會再執著下去了。

  但是殷飄飖不知道的是,有些感情不知道怎么開始的就不知道怎么停下。有些事情是沒有理由可以解釋的。

  入夜,殷飄飖一個人躺在長樂殿的龍榻上,她感覺有些不舒服,身體有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感覺。

  她開始以為只是景云霽不在她不習慣,畢竟前天他們兩個還在這個榻上抵死纏綿,而今天就只剩下她一個人獨守空閨。

  殷飄飖一開始還罵自己矯情,景云霽剛一走就想他想的渾身難受,太沒出息了,像個怨婦一樣。但是漸漸地她開始發現不是心理原因,是真的很難受,感覺有東西正在她的身體內游走。

  她在想等到今夜過去天一亮她就傳召白顯來為自己看看是怎么回事。卻又突然想起來白顯走了,他帶著素憐回神醫谷了,估計是素憐同意和他一起回去見長輩了,所以現在他們兩個都不在殷都。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人家小兩口好不容易走到這個地步她也不忍心去破壞,明天就隨便找個太醫來給她看看吧,估計不是什么大問題。

  殷飄飖就這么想著,然后就慢慢睡著了。然而到了后半夜她是被疼醒的。

  醒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滿身大汗,穿著的紗衣已經全部都被汗浸濕了。她疼得在榻上翻來覆去,她疼得想要大叫,她感覺有什么東西正在她體內啃咬她。

  “誰!”

  她疼得實在忍不住想要叫鳴鸞的時候卻察覺到長樂殿進了一個人,悄無聲息的,正在往她的龍榻邊靠近。

  那人沒有說話,只是抬步往她這邊來,步子慢悠悠地,仿若閑庭信步一般。但是殷飄飖卻有種感覺,他的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身體上,仿佛要把自己碾碎一樣,有種鉆心的疼痛。

  那人在她的榻前站定,瞬間,長樂殿的燭火全部都亮了起來,被綢緞蓋上的夜明珠也都露了出來,整個長樂殿亮的如同白晝。

  “皇姐感覺身體可好?”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只是確實完全陌生的語調。殷飄飖終于看清楚了燭火跳躍中這個人的臉,殷潛淵,她的好皇弟。

  “你怎么會在這里?”

  殷飄飖下意識就擺出了防備的姿態,因為她的直覺告訴她現在的殷潛淵非常的危險。

  “來看看皇姐啊。皇姐,被蠱蟲啃咬的滋味感覺如何?”

  殷潛淵笑著問道。和他之前天真無邪的笑容如出一轍,只是泛著絲絲讓人無法忽略的邪氣,讓殷飄飖感覺面前的這個人是如此的陌生。

  不過她立馬就意識到了,不是陌生,這應該才是殷潛淵本來的樣子。之前的所有的天真無邪都是偽裝的,只是他偽裝的太好,她險些都被騙了。如果不是上林獵場她出了意外受傷了,她到現在都不會懷疑他。

  “蠱蟲?你對我做了什么?”殷飄飖強忍著疼痛質問殷潛淵。

  蠱蟲?她對這個東西還比較陌生,在22世紀蠱蟲基本都已經消失了,她沒想到在這個世界還有蠱蟲的存在,也沒想到殷潛淵居然把蠱蟲放進了她的身體里。

  她完全都不知道,完全都沒有察覺。

  殷潛淵沒有立刻回答,只是把手伸到了殷飄飖的面前。

  殷飄飖下意識就想躲避,可是她疼得實在沒有太多的力氣,移動很困,避無可避。

  殷潛淵只是很溫柔的把貼在殷飄飖的臉頰上被汗水打濕的頭發都撥到了一邊。

  “沒做什么,只是往皇姐的身體里放了一只可愛的小蟲子而已。”

  他的聲音就像惡作劇成功的小孩一樣,帶著少年特有的天真無邪,又帶著他自身的暗黑之氣。

  “你到底想做什么?”

  殷飄飖很想冷靜,但是體內的蠱蟲咬的她渾身疼痛難忍她連正常的思考都很難做到。

  “皇姐看不出來嗎?”殷潛淵一副你明知故問的語氣,說的理所當然,“當然是回來拿回我的皇位啊。”

  殷飄飖嘴角嘲諷一笑,原來這個弟弟看重的也是這個皇位,為了這個皇位還在她面前演了那么久戲。明明腦子都已經好了還要裝作一副腦子有病的樣子,真的是難為他了。

  殷飄飖不想再和他糾纏了,開口就叫到:“來人!”

  http://www.ddhfih.tw/xs/63/63387/901965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dhfih.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2014年规律6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