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陰陽乾坤顛 > 第一百二十六章:干女兒

第一百二十六章:干女兒

  冰臉太監氣得火冒三丈的,上前給了那幾個太監,一人一嘴巴。

  盧公公見此,忙低聲下氣地勸解著:“史公公,仔細手疼!您看,皇上還等著兩位皇子呢?”

  冰臉太監怒火未消:“哼!本來就是要死的,死前讓咱家揍一頓,消消氣,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是、是!”盧公公只好退到了一邊。

  冰臉太監面上掛著邪惡的笑容,摩拳擦掌走向周靖軒。

  周靖軒伸出手,裝作一副天真的樣子:“你帶我去找父皇?”

  冰臉太監不答,揮拳就往周靖軒臉上砸去。

  可他拳頭快揮到周靖軒臉上時,就被周靖軒鐵鉗一樣的大手,抓住了。

  周靖軒隨即暗暗用力,就聽咔擦一聲,冰臉太監的那只手腕骨,就斷裂開來。

  冰臉太監疼得哇哇大叫的,一眾太監忙圍了上去。

  周靖軒則裝作一副害怕的樣子,跑到盧公公身邊,指著冰臉太監大聲嚷著:“鬼呀!鬼呀!鬼嚇人來了,好怕怕呀!”

  眾人一見周靖軒的樣子,俱都是想笑又不敢笑,想板著臉斥責幾句,可是又怕一開口,萬一忍不住笑出聲來。

  個個站在那里,幾乎憋成了內傷。

  這里眾人正忙亂著,就見又有兩個太監跑進來。

  那兩個太監一進來,就喊到:“皇上口諭,不需要汐苑里的兩位皇子了!”

  那兩太監話音剛落,就見王才人舉著一把菜刀,朝他們沖了過來。

  那兩個太監見此,俱都嚇得轉身就跑。

  王才人沒有追趕,只是轉向冰臉太監他們:“想要帶走我兒子?我跟你們拼了!”

  冰臉太監一見,早已嚇得面無人色,慌不迭地奪路而逃。

  眨眼間,其他幾個太監,也跑得不見了人影。

  整個汐苑里隨即就恢復了安靜,只有一地的泥濘冰雪上,雜亂的各種腳印,靜靜地訴說著剛才的熱鬧。

  云靖齊跑出來,沖著周靖軒嚷起來:“哥哥,他們要殺我們,我好怕!”

  王才人聞言,丟下菜刀,摟著云靖齊安慰著:“我兒不怕,娘已經把他們都趕跑了!娘再也不會讓你,離開娘半步了。”

  見王才人雖然瘋癲,但是真心實意對他們好,周靖軒感動不已:“娘別擔心,他們已經走了,而且再也不會來了!“

  祭天儀式如期舉行。

  陽光正好,無風又無云,正適合舉行祭祀活動。

  四皇子當眾放了三碗血,直接嚇暈了酈貴妃。酈貴妃被人提前抬了回去。

  太子則硬撐著虛弱的身子,直至祭祀儀式結束,這才倒了下來。

  其他的一切,倒還順利。

  周靖軒身著太監服侍,和趙欣悅一起,也偷偷地溜去瞧了一回熱鬧。

  趙欣悅問他:“周靖軒,你是不是很羨慕,站在皇上身邊的人。”

  周靖軒酸酸地回了一句:“才不是呢!”

  “這就是命啊!”趙欣悅好像在開導他,又好像在自言自語:“都說天家無情!其實我覺得做一個平民也挺好的,至少兄弟間不會去勾心斗角,薄情寡義的親情也不用去偽裝。”

  周靖軒望向趙欣悅:“那你當初為什么還要進宮?看你這么……丑的一個女孩子,怎么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才人?”

  趙欣悅沒有生氣,只是悠悠嘆息了一聲:“是我當初把天家想得太美好,如今后悔了,可是晚了。”

  “如果,”周靖軒一指慶隆帝:“我取而代之,整個后宮只為你而開,你愿不愿意?”

  趙欣悅白了他一眼:“我這么丑的女孩子,哪敢肖想那個位置?

  再說我可不想再做什么金絲雀了?即使是那最高貴的金絲雀,那也只是由鐵鳥籠,換成了金鳥籠而已!還不是一樣限制了自由?”

  “趙姑娘言之有理!”周靖軒點點頭,隨即嘆到:“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不想它了,那個位置愛誰坐就誰坐吧!”

  祭祀完畢后,就到了中午,慶隆帝在昇明宮里賜飯,賞賜一干大臣和官眷。

  趙欣悅和周靖軒見此,這才各自溜回了自己的寢宮。

  趙欣悅這幾天,總是過得萬分小心,生怕林洛水再次暗害自己。

  可是這幾天里,那林洛水似乎被嚇唬住了,倒是沒有來打擾她。

  晚上,慶隆帝賞完文武百官,就來賞后宮嬪妃。

  周靖軒兄弟倆,理所當然地不在家宴名單里。

  不過,倒是有太監,奉命送了些吃食過來。

  那太監的行動,用鬼鬼祟祟描述,一點兒都不為過。

  周靖軒想套出送餐之人,到底是誰?

  可是那太監全程神情慌張,只說是奉自己主子之命來的。他一放下食盒里的東西,就提著食盒小心謹慎地走了。

  周靖軒抓來一只貓,讓它試毒。過了半天,那貓兒還安然無恙,他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趙欣悅借著身體不舒服,沒有去參加晚宴,皇后便命人送了一些菜肴給她。

  其實皇后不單單送了她一個人,只要沒到的嬪妃,即使身居冷宮也都有份。

  只不過趙欣悅的果蔬菜肴,比別人的豐盛一些。

  趙欣悅想著自己不能再躲了,得去謝恩呀?

  第二天上午,打聽到皇后正在鳳藻宮里,趙欣悅給自己,化了個特別憔悴的妝。

  跑到皇后那里哭訴,說宮里不太平,她要出宮,還把身上的傷痕,以及裝在玉匣子里的白綾,拿給皇后過目。

  皇后這幾天,心里也不是很安穩,夜里休息不好,白天昏昏沉沉的。

  “你說這宮里怎么有人,偏偏跟一個并不得寵,也沒權勢后臺的小才人過不去?“皇后惱火。

  她擺擺手:“本宮最近心情也不好,你去吧。不管你用什么辦法除掉你的仇人,本宮絕不干預!“

  趙欣悅為難:“可是欣悅只是一小小的才人,拿什么去跟人家斗。“

  人家現在可是四妃之一的賢妃呀!

  “那你從今以后,就是本宮的干女兒,在這后宮里除了本宮,你不用怕任何人!“皇后半躺在塌上,閉目不耐煩地嘟囔著。

  趙欣悅連忙磕頭:“謝謝干娘!“

  隨即不等皇后有反應,拉著趙清湘就走了。

  好半天,皇后才睜開眼。

  嬤嬤忙上前,小心翼翼地問到:“娘娘,你為什么收一個才人,為干女兒?

  “有嗎?“皇后認真地想了想,隨即皺起眉頭:“是呀?本宮剛才抽的是哪門子的筋?你怎么不提醒提醒本宮?“

  

  http://www.ddhfih.tw/xs/62/62700/4976506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dhfih.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2014年规律6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