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網游之重溫年少時光 > 第307章 敷衍

第307章 敷衍


  “好的。”中年道人順從地應道,然后他的雙手為肖笑展示著動作,口中為她講解著法訣的運轉方法。

  如此教導了一個小時后,肖笑把那一套法訣記在了心里,雙手生疏的陷起手訣,靈力從手上轉了一圈飛向了陣法的各個方位。

  那陣法緩緩地關閉,一條小路重現,直通向島中央,但出口那一頭卻沒有開啟。

  肖笑看到這一幕,哪還不知被這家伙給騙了,當下譏諷地問道:“老怪,你是不是用錯法訣了?連個陣法的法訣都會弄錯,看來你這年紀太大,記憶出現錯亂了?”

  她指著那出口,再次追問道:“那邊的你是教還是不教?”

  中年道人朝島內走去,隨口安撫道:“丫頭,那出口的法訣需要靈力太多,你就不要學了。”

  他這身衣服也要換,那位真的太狠了,讓他動上一下都要小心走光。

  偏偏他還不敢當著丫頭的面換衣服或走光,若他這樣做了,還不知那位會不會再次出現。

  那位的意識可是躲在這小丫頭的吊墜里,隨時都有可能觀察著小丫頭的周圍。

  雖然他大部分時間會陷入沉睡,但誰知道他什么時候醒著。

  當然,做為元嬰期修士,他還是可以稍稍地對小丫頭不恭敬或者敷衍一下的。

  肖笑一個閃身擋在中年道人的面前,命令道:“老怪,快把出口的法訣交出來,別耍什么花招,不然我真的對你的命魂不客氣了。”

  中年道人站定,嘆氣道:“丫頭,待在這小島上不是挺好的嗎?何必要去血源谷送死?那真的不是一個好去處。”

  肖笑固執地道:“老怪,去不去血源谷,是不是送死可不是由你說了算。你還是快打開陣法,別說這些虛的。”

  中年道人再次勸說道:“丫頭,你怎么這么固執呢?我還有事情要辦,再說我此時的靈力也被禁錮了,并不能陪你去血源谷。”

  肖笑反駁:“我又沒叫你陪。”

  中年道人搖頭:“丫頭,你師傅把你的安全托付給了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去血源谷。”

  肖笑不耐煩地道:“別再叫我丫頭了,你以為你是誰,有什么資格這么稱呼我。”

  她快被他這苦口婆心、裝模作樣給氣死了,他還偏偏被他一句又一句的“丫頭”稱呼著。

  中年道人好脾氣地道:“好,那我稱呼你什么?”

  肖笑想了想道:“你稱呼我少主吧。”

  中年道人敷衍地勸哄著:“少主?行!少主,乖一點,等上一年我就陪你去,好不好?你也不想讓你師傅太過奔波是不是?”

  肖笑皺眉,狐疑望著中年道人道:“這么久?老怪,你別騙我!辦什么事需要那么久?”

  老怪愿意陪她去,這當然好。她也確實不想小師傅再次為她出手。

  她雖然不知他要付出什么代價,但肯定不會像他所說的那樣,一點事都沒有。

  小師傅在時,她可是感覺到這方世界對他的排斥與誠服。

  “是否騙你,你會不知?”中年道人沒好氣地道,“才一年時間怎么會長?哪次閉個關不是十年以上的,年青人要多點耐心。”

  肖笑咽下嘴邊的話,開啟天眼對著陣法掃描了一遍,沒找到可出去的間隙。

  她徹底地死心了,只等著一年之后,再讓老怪開啟這陣法。

  此時這老家伙分明是怎么都不愿意打開陣法,她若是為了這點小事就動用命魂,那以后還怎么相處?

  中年道人在她分神之時,那身影一閃就到了那島中央的潭水邊,然后一頭栽了進去。

  肖笑看到他靈活的身手,對于他禁錮修為的話又產生了懷疑。但事已至此,也就無所謂他是否說謊了。

  肖笑一邊沉淀心情一邊沿著小路慢慢地往小島內部走去。

  這接下來的一年,她也該好好地安排一下,總不可能吃了睡睡了吃,也不可能下線浪費時間。

  這陣法另一邊角落,鐘楓等人戰戰兢兢地縮在那兒不敢發出一點點的聲音,祈禱著能被忽略到底,深怕被人給滅口了。

  不管是那位元嬰老怪還是此時的肖道友,可都不是他們能夠招惹得起的。

  偏偏在他們的眼前卻接連發生了那么多事,不管是元嬰修士的丟臉過程,還是肖道友的師傅出現方式都不該是他們這些人可以知道的事。

  他們真的懼怕這兩人能夠把他們給忘得夠徹底,永遠都別想起來了,就算為此一直關在這陣內也是認了。

  四個看著肖笑走遠之后,這兒真的不會被那兩人注意了,才敢稍稍動上一動。

  他們確定說話時不會再被那兩人聽到后,其中一位修士才輕輕地對鐘楓試探地問道:“鐘道友,我們是待在這兒,還是去里面的小島上?”

  這小島是挺大的,躲個幾人是能躲,但若是那兩人想找又是躲不了。

  可這兒也太明顯了,兩人只要出小島肯定就看到他們了。

  鐘楓想了想道:“謹慎起見,我們還是待在這兒比較好。”

  另一位修士不甘心地詢問道:“為什么?”

  鐘楓分析道:“嚴道友,請聽我講給你聽。如果我們一直待在這兒,就算被那兩人發現了,也只能說明我們夠安分。要是進去了小島,就很難說清了。”

  那位嚴姓修士繼續問道:“可這不是把命交到別人的手上了嗎?”

  鐘楓嘲諷地道:“自從碰到元嬰修士后,我們的命就不是自己能做得了主的了。現在說這些不是太遲了嗎?”

  命?他們這樣的情形,還想要自由?這家伙的腦袋有問題吧?

  嚴姓修士還想說話,卻被他旁邊的人給拉住了,勸說道:“我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好,別再打什么歪主意,也沒什么好吵的。”

  在這兒吵又不能讓處境變好,說不定還增加了那兩人對他們的厭惡感。

  自從發生這事后,他們三位就對鐘楓有些怨言。可畢竟是他們自愿跟來的,再怨也沒什么用。

  至于那位肖道友,他們可不敢對她有什么怨恨之心。

  她不找他們的麻煩就已經好了,哪還敢怨她啊?


  (http://www.ddhfih.tw/xs/59/59762/4953130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dhfih.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2014年规律6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