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說網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九百五十一章 各懷鬼胎

第九百五十一章 各懷鬼胎

  厄膾對周圍環境的變化視若無睹,依舊一馬當先的緩步向前,宛如在林間閑庭信步一般,只是每一步跨出看似沒什么特別,卻能是身形橫跨出近百丈距離。

  六花夫人,符堅,秦源等人緊隨其后,晨陽,孫圖,還有韓立幾人卻有意無意落在了后面。

  眾人臉上雖然都沒露出太多表情,只是一聲不吭的低頭趕路,除了腳步的沙沙聲外,周圍顯得十分安靜。

  “晨道友,厄城主所說的禁地當真在前面嗎?這雨林怎么看起來頗為詭異。”韓立朝前面的厄膾望了一眼,和晨陽,孫圖暗中傳音交流道。

  厄膾實力太強,再加上秦源,符堅,鷹鼻男子等人,韓立他們處于絕對的下風,如此情況下,他們幾個只得放棄心中的一些成見,暗中聯手,以免遭遇什么不測。

  “對于大墟之事,我也僅僅聽說過一點皮毛,對于那所謂的骸骨在何處并不清楚。不過從虛空中的星辰之力看,我們確實是在朝大墟深處前進。不管怎么說,你手上有一把鑰匙,我們又已經答應同去尋寶,厄膾輕舉妄動話,并沒有什么好處。”晨陽遲疑了一下,傳音回道。

  “希望如此吧。”韓立微一默然,傳音說道。

  話雖如此,他心中絲毫沒有放松,保持著絕對的警惕。

  “說到鑰匙,我覺得有些古怪。據厄城主所言,打開那禁地需要五把鑰匙,厲道友手中才一把而已,但厄城主卻絲毫沒有提取尋找其他鑰匙的話,莫非其他四把鑰匙已經被他拿到了?”孫圖忽的傳音說道。

  “或許吧。”韓立心中一動,瞥了晨陽一眼,淡淡傳音道。

  晨陽雙目平靜如水,并未接話。

  “也不知那血色鑰匙究竟有何用處,若只是用來打開禁地大門倒也罷了,如果進入禁地后,仍需要用到此物,厄城主手持四把鑰匙,可謂占盡上風,我們大意不得。”孫圖繼續說道。

  韓立聽聞此話,目光不禁微動了一下。

  他倒是沒有想到這里,若真是如此,那確實有些麻煩。

  厄膾仍舊閑庭信步半的向前而行,似乎毫不在意遠遠吊在最后的韓立等人。

  “城主,晨陽,孫圖這兩人狼子野心,表面順從,背地里卻互相勾搭,不聽您的調令。我看他們恐怕都已經和傀城勾結,不知在策劃著什么陰謀,我們不如一起出手,將他們幾個斬殺于此,等到了禁地也可少一個變數。以您的實力,必定可以瞬間擊殺那厲飛雨,奪過那鑰匙,不會給他毀掉鑰匙的時間。”符堅靠近厄膾一步,眸中兇光一閃的傳音說道。

  “不用,我相信晨陽和孫圖不會做出暗通傀城的事情,他們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對我們有些戒備,現在我等身處大墟之中,他們會這么想也是難免。”厄膾微微一笑,傳音回道。

  “城主,您太仁慈了!正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當年那件事情,晨陽對您恐怕一直心懷怨恨,不可不防啊。”符堅神情一急,再次傳音說道。

  “符城主不用擔心,我心中有數,現在還是以和為貴的好,我們之間貿然起了沖突,那才是中了傀城的計。”厄膾不以為意的笑著傳音道。

  符堅見此,只好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么。

  韓立看著前面的厄膾,還有突然湊上去的符堅,目光微微一閃,似乎在思量些什么。

  一行人就這么在各懷鬼胎的狀態下,繼續前進。

  很快又過了數日,一行人漸漸到了了雨林深處。

  此處樹木異常高大,數人合抱的巨樹隨處可見,其他小型的草木漸漸不見了蹤影。

  厄膾開口告訴眾人,那處禁地就在前方不遠處,讓眾人精神都是一振。

  韓立跟隨在人群前進,視線朝著周圍望去,眉頭微蹙著。

  “厲道友,怎么了?我看你眉頭幾乎一直皺著,發現此處哪里不妥了嗎?”旁邊的石穿空靠近了一步,傳音問道。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有些奇怪。”韓立搖了搖頭道。

  “奇怪?哪里奇怪?”石穿空聽聞此話,驚訝的反問道。

  “大墟這里星辰之力如此濃郁,樹木都誕生了這么多,但我們一路行來,卻從沒有看到任何鱗獸,按理說,此處的環境,應該非常適合鱗獸生存才對。”韓立傳音說道。

  “你這么說來,此事確實有些古怪。”石穿空緩緩點頭。

  “算了,考慮這個也沒什么用,按照厄膾所言,禁地就在前面。石道友,你之前說那里有離開積鱗空境的方法,有多少把握?”韓立眼神一凝的傳音問道。

  “這個消息并非是三哥告訴我的,而是我從我們夜陽王朝的書庫中查閱了諸多關于積鱗空境的消息,從中推敲出來的,應該沒錯。”石穿空傳音說道。

  “石道友,并非我不信任你,只是此事非同小可,能否說的明白些?”韓立繼續追問道。

  “厲道友,關于這個請恕我無法和你明說,此事涉及到夜陽王朝的一件秘密,不好對外人明言,不過我可以向天煞圣皇起誓,所言絕無虛假。”石穿空鄭重傳音。

  “既如此,厲某便不多問了。”韓立眉梢一動,點頭說道。

  石穿空聞言,面色一松。

  一行人繼續前進,又走了大半日,前方出現了一大片血紅色的霧氣。

  這霧氣極為濃郁,上接天際,根本看不到頭,左右兩側也是一樣,蔓延到了視野盡頭,仿佛一堵血色墻壁般,攔在眾人前方。

  血霧仿佛活物般翻涌,隱隱發出滾滾悶響,顯得十分詭異。

  眾人停下腳步,看著前方的血霧,面面相覷,隨即盡數看向厄膾。

  “諸位不必擔心,這處區域名為硫焱霧海,只要穿過此處,就能看到禁地了,硫焱霧海中對并無危險,反而還有一些好處,硫焱血云便是在此處誕生,諸位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遇到一兩團。”厄膾絲毫不以為意,腳步也沒有停頓分毫的朝前走去,口中如此說道。

  聽聞此話,其他人面色才一松,同時眼睛也是一亮。

  “石道友,你知道這片血色霧海嗎?”韓立向石穿空傳音詢問。

  “不知道,原來硫焱血云竟然是產自這里。”石穿空此刻也看著前方區域,眼睛閃閃發光,似乎對厄膾所說的硫焱血云充滿渴望,口中隨意的回道。

  韓立聞言面色微動,面露沉吟之色。

  “霧海中視野不廣,小心別走散了。”厄膾當先向前走去,邁步進入了血色霧氣中,其他人紛紛跟上。

  韓立也走進血霧中,一進入血霧,身體立刻一重,好像進入了海底般,一股巨大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涌來。

  這血霧竟然異常沉重!

  韓立眉梢一挑,很快又恢復了平靜,繼續邁步前進。

  這壓力雖然不小,卻也無法對其造成什么影響。

  血霧中視野范圍大減,幾乎只能看到十幾丈的距離,這霧氣對于神識也有很大限制作用,只能探查出二三十丈,比視線強不到哪里去。

  血色霧海范圍似乎極大,眾人走了差不多一刻鐘,仍然沒有到頭的跡象。

  眾人一開始還有些擔心,走了一陣,并未有危險出現,心也都放了下來,紛紛一字排開,探查著周圍環境,尋找那硫焱血云。

  晨陽等城主也放下矜持,和其他人一樣,展開神識探查周圍的情況。

  只有厄膾靜靜向前,似乎對硫焱血云不怎么在意。

  韓立暗暗望向不遠處的厄膾,目光閃動不已。

  厄膾對大墟竟然如此熟悉,似乎什么都知道一般,不知為何,這讓他心中隱隱有種不安之感。

  “厲道友,發什么呆,我知道你的神識強大,別浪費,趕快也找找那硫焱血云。”石穿空看到韓立有些神思不屬,忍不住傳音提醒道。

  韓立聞聲回神,也沒有和石穿空多說什么,將神識也擴散而開。

  對于被作為五成會戰榜首獎勵的硫焱血云,他心中自然也頗為向往。

  就在此刻,“嗖”的一聲呼嘯之聲響過,一道人影飛射而出,朝著前面的射出,正是晨陽。

  韓立眼見此景,急忙催動神識朝著那里感應。

  就在此刻,一血光從前面的霧氣中如電射出,被晨陽一把抓在手中。

  那血光此刻也顯露出真容,一團巴掌大小的膠狀血云,散發絲絲晶瑩血光。

  “這就是硫焱血云?”韓立距離晨陽較遠,肉眼看不到,但神識卻感應到了這一切,鎖定在了血云上。

  血云內確實散發出一股極其強大的能量波動,不僅有星辰之力,還有精純無比的氣血之力波動,應該是硫焱血云無疑了。

  其他人也感應到了這個情況,但血云早已經落在了晨陽手里,不由得大呼可惜,只得作罷。

  晨陽滿臉喜色,掃了其他人一眼后,隨即立刻將血云塞進口中,就這么直接吞進了肚子,似乎怕人搶奪。

  韓立神識感應到這一切,面上閃過一絲驚訝。

  而晨陽吞下血云后,全身立刻泛起耀眼血光,體表玄竅似乎受到血光激發,一個接一個的飛快明亮,轉眼間亮起了一百多個玄竅。

  他見此情形,面色一變,身形一晃之下立刻向后倒射而去,隱沒在了血霧中。

  韓立見此,心中一動。

  晨陽雖然動作快,不過他神識探查范圍遠超其他人,還是在晨陽離開他神識范圍前,看清了其身上開啟的玄竅數量,密密麻麻,似乎不下于兩百六十幾個。

  http://www.ddhfih.tw/xs/17/17478/4953444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dhfih.tw。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ouxiang.la
2014年规律6肖中特